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文章资讯 >作为首家上市的电竞俱乐部,Astralis依旧在探索生存之道

作为首家上市的电竞俱乐部,Astralis依旧在探索生存之道

洋洋电脑日期:2021-05-25 12:00:08


5月11日,丹麦电竞组织Astralis在美国OTCQX市场完成了第二次上市。

谈到来自丹麦的Astralis电竞俱乐部,留给赛事观众的第一印象就是这是一支传奇的《CS:GO》职业战队。四届Major冠军以及Major三连冠,这两项记录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壮举。

而对电竞行业来说,Astralis很大程度上就是电竞俱乐部商业模式探索的“引领极”。作为全球首家上市的电竞俱乐部,Astralis突破了赛场的限制,完成了电竞俱乐部全新盈利模式的转变。但Astralis带给电竞行业的震撼,还远不止于此。

Astralis在资本市场的过山车体验

在5月11日,丹麦电竞俱乐部Astralis发布官方公告表示已经被正式批准在美国OTCQX市场上市,在完成第二次上市后,Astralis将能同时于美国和丹麦两国交易股票,为两国的投资机构和普通投资者提供更多投资渠道,以此来达到提升公司整体资产流水的目的。

作为全球顶尖的电竞俱乐部,Astralis的一举一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其他电竞战队的未来走向。尤其是在商业新模式探索方面,其重要意义更是不言而喻。

在2019年12月,Astralis战队在丹麦纳斯达克实现了首个电竞概念股的上市。据报道,Astralis计划是以每股8.95克朗(1.3288美元)的价格发行1676万份的股票。但在公开招股中,Astralis获得了超过3300万美元的超额认购。公司的成功上市以及股票的超额认购,正面印证了资本市场对电竞产业的认可。

Astralis在招股说明书中提到,募集到的资金五到六成将会用于购买联赛席位,剩余的资金将会用在购买新的联赛席位和打造CS:GO以及其他电竞品牌上。

根据Astralis Group集团早期向投资者提到的三年计划,2019年预计净亏损是在200万丹麦克朗到225万丹麦克朗之间,2020年净亏损则会降低到35万克朗到50万克朗,最终在2021年实现最终盈利。

至于如何实现盈利,Astralis表示会通过电竞IP开发、收购与成立新的电竞品牌、以及其他直播方向来实现。

但Astralis的上市之路,远没有预想般的那么顺利。根据Astralis Group集团发布的2019年和2020年财务报告,Astralis Group在2020年财年的营收约合820万美元,2019年净收入则是700万美元左右,同期增长了17%。虽然在营收上比预期高出了不少,但2020年的净亏损却达到了230万美元左右(约合1400万丹麦克朗),2019年净亏损更是高达500万美元(约合3045万丹麦克朗)。

尽管Astralis Group集团CEO表示年度财务业绩“令人满意”,处于“预期范围内”。但作为首个上市电竞公司,两年高达730万美元的损失不免还是让整个电竞产业为其捏了一把汗。

根据Astralis集团公布的2020年财报,公司主要的商业收入由赛事奖金、赞助和商品门票这三个部分构成。其中赞助商贡献最大,占比达到66%;而赛事奖金收入达到27%;另外7%则是来自商品版税以及其他收入。

在支出方面,Astralis Group集团2020年的主要支出还是来自员工成本。据悉,Astralis Group集团旗下除了有赛事观众熟知的《CS:GO》项目Astralis战队之外,还有《英雄联盟》项目的ORIGEN战队以及《FIFA》项目的Future战队。

其中《CS:GO》分部的明星选手薪资占了支出的大头。和2019年的395万美元,2020的员工支出达到了800万美元。从2020年《CS:GO》选手收入排行榜可以看到,Astralis战队选手的高收入已经连续三年统治榜单。

此外,2020年由于疫情的肆虐,不少传统体育赛事停摆,不少线下电竞赛事也因此直接喊停或转到了线上。而以比赛奖金为重要收入来源的电竞俱乐部,在比赛奖金收入减少和赛事停运的影响下,营收自然而然受到了的影响。在2020年4月,Astralis宣布公司的员工包括选手在内将自愿接受最多30%的降薪。据悉,降薪的原因由于员工数量的增加和比赛奖金的减少。

不过因为疫情的影响,也让Astralis战队在赞助上迎来了更多的机会。上述中提到,因为疫情的影响,多数传统体育赛事按下了暂停键,赛事观众也不得已宅在家里。在这样的契机下,电竞赛事观众的观看量迎来了爆发式的增长,同时赞助商也将目光放到了可以适应多种模式的电竞行业,其中不乏一些手握资金待投资的新品牌。而Astralis作为CS:GO项目的头部战队,相比于其他战队来说也就更容易获得品牌商的青睐。从公布的合作名单看到,Astralis战队在2020年招揽了Royal Unibrew、CS Virtual Trade、GLHF Media、OMEN多个新品牌的赞助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上市之初就准备打造品牌整体影响力的Astralis俱乐部,在2020年9月表示将旗下三支战队全部改名为Astralis,且全部采用相同的战队LOGO。这一改动,很大程度上提升了品牌赞助商对俱乐部整体的赞助欲望,同时也让Astralis在之后的品牌宣传中更加立体。

虽然成功在丹麦纳斯纳克上市,但Astralis的营收模式还是离不开传统的赞助、赛事奖金、广告代言、商品门票以及联盟席位等收入。而作为以成绩为导向的电竞公司,赛事成绩的不确定性严重的影响着这个已经上市的电竞公司,连续两年的亏损以及收入的不稳定性,很有可能让Astralis在将来面临着退市的风险。

Astralis在资本市场的求生之道

Astralis想在不确定赛事成绩上实现正收入,仍是一个不小的挑战。选择在美国OTCQX市场上市,或许会成为这个上市电竞公司开拓业务范围的全新方式。

通过上市丹麦纳斯达克和OTCQX市场的方式,扩宽更多渠道为更多潜在的投资者提供范围更大,监管更严格的平台来交易Astralis的股票,为美国电竞投资者带去更多投资机会的同时,也为公司资金流水带来提升。新资金的注入,则有可能让Astralis在电竞领域创新更多的商业新模式。

根据Astralis早先提到的三年计划,2021年是Astralis集团进入三年增长战略的最后一年。Astralis早先表示,2021年的运营目标是:“与新团队和新成员一起扩展绩效模型;收购和建立新品牌以扩大品牌组合;通过数字和物理渠道改善商业平台。”

事实也确实如Astralis所说,除了展开新型商业模式的开拓和增加自身品牌影响力之外,Astralis也在数字化场景上探索商业化的更多可能。在今年2月,Astralis宣布将在今年夏天与哥本哈根的蒂沃利公园展开合作,建议首个线下旗舰店。从相关介绍可以了解到,Astralis的线下旗舰店是旨在通过结合最先进的电竞和游戏体验,以及小型锦标赛、尚未面世的新产品和粉丝活动,来打通更多元化的变现方式。

结语:

Astralis战队作为全球首个上市的电竞公司,尽管连续两年在财务营收上遭遇净亏损,但走在电子竞技领域前列的Astralis,正在以开拓者的身份为整个电竞行业在资本市场探索生存之道。

Astralis在资本市场每一次的探索,两次上市如此、开拓商业变现新模式也如此,都将有可能在未来成为电竞俱乐部商业化的新范本。